当前位置:首页 > 中国梦·我的梦 > 中国梦追梦人
中国梦追梦人

钾减病女孩马翠玲艰难的大学梦:父亲病逝母亲捡野菜

时间:2014/9/7 22:42:41  作者:  来源:  查看:935  评论:0
内容摘要:  今天我们来随央视财经《经济半小时》的记者关注一个名叫马翠玲的陕西女孩,前不久这个家境贫困的女孩刚刚拿到了大学录取通知书,但随后父亲却不幸因病去世。这场惨痛的家庭变故,让马翠玲的大学梦充满了艰难和不确定性,一起来看看她的故事。  父亲突然病逝母亲捡垃圾供她上大学  一点挂面再...
钾减病女孩马翠玲艰难的大学梦:父亲病逝母亲捡野菜

  今天我们来随央视财经《经济半小时》的记者关注一个名叫马翠玲的陕西女孩,前不久这个家境贫困的女孩刚刚拿到了大学录取通知书,但随后父亲却不幸因病去世。这场惨痛的家庭变故,让马翠玲的大学梦充满了艰难和不确定性,一起来看看她的故事。


  父亲突然病逝 母亲捡垃圾供她上大学


  一点挂面再拌上隔夜的土豆丝,就是马翠玲和妈妈的午饭。七月底,翠玲的爸爸因病过世。这些日子翠玲妈妈总是忧心忡忡,吃不下饭、睡不着觉。每到吃饭时,懂事的翠玲总是哄着妈妈多吃一口。


  翠玲的妈妈小时候面部和身体被开水烫伤,一直找不到工作,翠玲的爸爸生前是煤矿的一名临时工,每月的工资不到1000元。十几年来,一家三口一直租住在矿山脚下棚户区的这个老房子里,每月租金200多元。


  虽然家境贫寒,但翠玲的爸爸妈妈总是尽力想给女儿一个好的学习环境,从小到大,翠玲的学习也从来不用父母操心。翠玲家的墙上贴满了她从小到大得的奖状。


  翠玲妈妈告诉我们,其实翠玲爸爸咳嗽得厉害已经有一段时间了,但一直都没有请假去医院检查过,只是自己吃点消炎药,一直到六月底,感觉已经很不舒服,但他还是坚持没有请假。


  为了能拿到奖金,给孩子多攒点学费,翠玲爸爸又苦苦支撑了几天,等到七月初检查住院时,病情已经恶化。就在爸爸去世的三天前,一家人收到了翠玲被西安邮电大学录取的消息。


  得知女儿被大学录取的消息,病床上的翠玲爸爸又高兴又着急。就在病危的最后关头,他还惦记着女儿的学费。


  给翠玲爸爸看病再加上办后事,不仅花掉了原本给翠玲准备的一点学费,而且还欠下了几万元外债。之前亲戚朋友已经都借了一圈,翠玲妈妈不好意思再向他们开口。


  由于脸被烫伤留下印记,翠玲的妈妈找工作很困难。为了补贴家用,每年春季和夏季,她都会到矿区附近的农田里挖野菜拿到市场上去卖。


钾减病女孩马翠玲艰难的大学梦:父亲病逝母亲捡野菜

  马翠玲的母亲挖野菜供孩子上学


  吴秀芬:白蒿最贵的时候10块钱一斤,我一天能挖上6、7斤,挖回去以后,把它摘干净,把叶子、根都给它摘干净,我到市场上去卖,一天就就能卖上5、60块钱。还有我们管那个叫婆婆丁,那个最贵5块钱一斤,好的时候一天我挖了8斤,我给它都摘好,人家说那个沏水喝,有的有钱人收,我就给人家挖了。


  除了挖野菜,翠玲妈妈总会捡这些塑料瓶、易拉罐、废纸壳回家。


  为了能多卖一点钱,翠玲妈妈从来不舍得把这些瓶瓶罐罐卖给上门来收废品的,而是走三里地,来到这个废品收购站。在这里一斤塑料瓶可以多卖5毛钱、一斤纸壳可以多卖两毛钱。


  记者:这样一个月大概能卖多少钱?

  吴秀芬:能卖一百多。孩子现在上大学了,就得给孩子攒生活费了。再她有病,还得看病,还得攒钱买药。


  “看病、买药”,翠玲妈妈不经意的一句话我们才知道,原来翠玲身体从小就不好,上了高中之后,突然变得怕冷,不怎么爱吃东西,体重还越来越重。


  吴秀芬:孩子就是体重长得特别快,身体没有温度,走路走不动,身体基本上就跟冰的一样,特别是冬天,身上一点温度都没有。全靠晚上用我身体给她暖着,暖会暖会就都热了,等半夜伸手一摸过去,她又成冰的了,完了我觉得这不是个好事,赶紧去看,结果化验出来了甲减病。


  翠玲病情最严重的时候,恰恰是备战高考最关键的时候,尽管身体很不舒服,她也没有缺过一天课。


  吴秀芬:孩子还一直坚持着上学。孩子说,妈,我走路可累了,我走半道还得歇一会儿。腿沉得跟灌铅了一样。最后医生偷偷告诉我的,你孩子都这样了,那都影响她记忆力,我也不懂,说这个病影响孩子记忆力呢。


  马翠玲:从高二就开始以后就记忆力退的特别快。


  记者:你从发现以后,跟妈妈说过吗?


  马翠玲:没有,我觉得记东西慢的话,就应该自己好好记,自己下面时间多用一点。多记两遍,最后结果是一样的。


  就这样,翠玲比别人起得更早、睡到更晚,付出比别人更多的努力,最终带病参加了高考,并且考上了重点大学。


钾减病女孩马翠玲艰难的大学梦:父亲病逝母亲捡野菜

  患病的马翠玲比别人更加努力地学习


  目前,翠玲的病情已经稳定,但每月化验一次血,需要花费200元,吃药还需要花费200元。再加上学费、生活费和家里的外债,这一切对于刚刚失去顶梁柱的母女俩来说,都是太过沉重的话题。懂事的翠玲告诉我们,为了减轻妈妈的负担,她也有过放弃上大学的念头,但现实告诉她,不能轻易放弃。


  马翠玲:我觉得要是上大学的话,我才有希望,我现在放弃的话,我什么都做不了。我想上大学改变我的命运,我爸爸妈妈都希望我能上,我不想让他们失望。我从小的话,他们都说是好好学习,将来上个好大学。


钾减病女孩马翠玲艰难的大学梦:父亲病逝母亲捡野菜

  马翠玲对自己的未来充满信心


  吴秀芬:我想哪块不嫌弃我,我能出来找个活干干,最起码月月给我姑娘把生活费挣出来。


  失去双亲 两位哥哥供她读书


  前面我们看到,由于家里的顶梁柱突然去世,马翠玲和妈妈的生活几乎陷入了绝境,母女俩在失去亲人的悲痛中苦苦支撑,而翠玲顺利完成学业,正是这个家庭唯一的希望,也是对翠玲妈妈最大的安慰,希望更多的爱心人士来关注和帮助这对相依为命的母女,让她们看到希望和温暖。我们再来随央视财经《经济半小时》记者认识一位陕西女孩,她叫段明君,在今年高考她以优异的成绩考上了大学。但事实上,她的大学之路,经历了常人难以想像的艰难,一起来看看。


  这个女孩叫段明君,今年考上了华北电力大学。为了给自己攒一点学费,她整个暑期都在给这些低年级的学生补习功课。


  明君的爸爸在她四岁时就去世了。妈妈独自一人带大了她和两个哥哥。但是在明君上高二的时候,妈妈也撒手人寰。眼下这个暑期,明君除了挣学费,还要操持家务,收拾屋子、洗衣服。


  段明君:夏天的衣服我都洗完,我马上开学了,找了一些冬天的衣服,把它拿出来再洗一下、晒一下,哥哥就可以穿了,因为我上学了,就没人帮他们洗了。


  明君的家住在这个城中村的临街商铺。15年前,爸爸去世后,家道日渐中落。


  段胜军:像这个电视机,当时是我们家亲戚,当时看我们家家庭条件啥的都不行了,当时是他们送的。像这些沙发还有这些茶几,这些当时也是我们亲戚送的。可以说是淘汰的吧,因为他们毕竟也要过自己的生活。


  爸爸去世后,妈妈靠做点小生意拉扯三个孩子,勉强度日,最终积劳成疾,得了肝硬化。


  段胜军现在在一家化工企业上班,平常要三班倒。他从小身体不好,看病、吃药都是家常便饭。


  段朝军在爸爸去世后,为了减轻妈妈的负担,放弃读书,初中毕业就去部队参军了。


  段明君:我二哥小学的时候学习超好,他经常得什么数学一等奖,然后考年级第一名,就是脑子特别聪明,他也特别喜欢学习。就我爸爸不在之后,他觉得我大哥身体不好,然后我爸爸不在了,他说上学还要我妈妈掏钱,他说他要挣钱,不想继续读。


  从部队复员后,二哥在一家事业单位当临时工,每个月只有600元工资。


  大哥告诉我们,妈妈生病三、四年,亲戚朋友们已经接济了不少钱,这些钱还都没有还上,眼下妹妹上大学的费用,又是一笔不小的数字,但他和弟弟还是决定无论如何都要供妹妹上学。


  段胜军:供她上大学,最少要供她上大学,这是最基本的。


  妈妈去世后,段朝军,除了正常上班,每天早上六点前,他就会到市场来买这些烤串需要的原料。


  下午一下班,段朝军就开始生火、支摊,在家门前摆起了这个烤肉摊,明君放暑假后,也会帮着哥哥出摊。这条街既不是繁华的商业街、周边也没有大的居民区,烤肉摊主要的客人就是这条街上的街坊邻居,大部分时候,都是冷冷清清。


钾减病女孩马翠玲艰难的大学梦:父亲病逝母亲捡野菜

  懂事的明君帮哥哥摆烧烤摊


  段朝军告诉我们,自己也想过到繁华的地段去卖烧烤或者做其他生意,但是那样的话各种成本就会比较高,像他们这样的家庭,是赚得赔不得的,考虑到还要供妹妹上学,他不敢去冒险。秋天来了,烧烤的旺季慢慢过去了,眼瞅着妹妹开学的日子也越来越近,他打算想想其它的办法。


  段朝军:我是今年七月份考的驾照,然后我就打算到了冬天,天气开始变冷的时候,季节变换的时候,我就打算做个兼职,白天上完班,下班以后做兼职跑个出租车,家里面再困难,我最起码让她把她的求学之路走完,不管是大学也好,研究生也好,只要她想上我就把她供下来,我不管怎么办,哪怕就是我自己一天24小时连轴转都可以。


钾减病女孩马翠玲艰难的大学梦:父亲病逝母亲捡野菜

  生意冷清的烧烤摊是段明君学费的来源


  明君的二哥说,自己就是吃了没有上学的亏,现在即使想改变家庭的现状,也非常吃力,但妹妹不一样,她从小就爱学习,而且非常懂事,妈妈生病期间,正是明君学习最紧张得时候,她一放学就照顾妈妈,自己的学习也从来不用家里人操心。


  天不遂人愿,明君妈妈的病情越来越严重,起初家人和亲戚朋友都瞒着她,不让她知道妈妈究竟得了什么病,病得有多重。


  感觉到妈妈病势沉重后,她偷偷在网上和图书馆查了资料,知道妈妈得的是肝硬化,而且已经比较严重。


  段明君:知道以后,其实我那段时间在学校老哭,一下课就不对,就又哭了,然后我的朋友就问我,怎么了,怎么了,然后我就不说。


  段胜军:因为我妈当时经常住院,她就是把自己学习的一些东西,拿到医院,一边陪我妈说话,一边自己学习。然后在我妈跟前她真的很高兴。有什么都憋在心里,不喜欢说。


  段明君:我妈就每天等着我跟她讲这些学校特别好的事情,她就想听这些,我觉得要挑好的说。


  就在明君马上要上高三时,妈妈去世了,一提起那段日子,明君就觉得不堪回首。


  段明君:那段时间更加的黑暗。哭得更严重一点,在学校,那时在学校,其实我舍友都不知道,偷偷地写了几天的日记。我还写了几天日记,就是给妈妈写的。因为她特别辛苦的把我们养大,连给我们就是为她养老的机会都没有。都没有享老年福的机会,这辈子就光辛苦了。挺命苦吧。


钾减病女孩马翠玲艰难的大学梦:父亲病逝母亲捡野菜

  失去双亲的明君把所有精力放在学习上


  虽然失去了母亲,但明君知道,考上大学是母亲对自己最大的希望,于是她更加发奋读书。


  段明君:所有的心和动力全部放在了学习上,我当时想的是我要上一个自己特别喜欢的大学,然后两个哥哥都成家。


  明君告诉我们,自己上大学、两个哥哥成家,是妈妈生前最大的心愿。在明君和妈妈的这个房间,妈妈曾经亲手贴上了这副婴儿画。


  段明君:我说你是不是想抱孙子了,买两个小宝宝,然后她就说想让你大哥赶紧结婚,她就能抱孙子。


  明君告诉我们,妈妈在世时,就一直张罗大哥的婚事,但是都没有结果,现在妈妈走了,哥哥们还要供自己上大学,负担就更重,哥哥们的终身大事就像一块巨大的石头压在她的心头。


  段胜军:我妹她上大学,可能还要三四年,那这三四年学费从哪来?生活费从哪来,这些钱都从哪来?我现在考虑的只有这一个问题。对个人这些事情没有那么急,等我妹妹上完大学以后再说。


  段朝君:现在先把我妹妹先供出来,等我妹妹上完学就业以后,然后我再考虑我自己。


  采访中,两位哥哥不约而同地说到,先不打算考虑个人问题,拼尽全力也要让妹妹完成学业。而明君也把自己的心里话,悄悄告诉给了自己的父母。


  段明君:爸妈,暑期已经过去了一半,距离妈妈的离开也有1年,失去最爱人的痛苦在随时间与我的成长渐渐减轻,但对您的思念在日益增加,我听您的教诲,知识可以改变命运,自己可以掌握自己的未来,这次高考我考上了自己理想的大学,这让我对自己充满了信心,听到这个你应该很开心吧。爸妈我知道你们还担心我的哥哥们,你们放心,他们正在努力工作,并想尽办法的照顾好我,我到了大学一定会好好学习,以后会和哥哥们互相照顾,互相帮助,一起幸福快乐的生活下去。


  无论是马翠玲还是段明君,她们虽然身处困境,但都在尽自己最大的努力改变现状,这种坚强和执着值得我们尊敬和钦佩。在陕西省采访时,央视财经《经济半小时》的记者还结识了很多家庭经济困难的大学生,目前,当地政府部门和社会团体也在对这些学生进行了一定程度的帮扶,希望每个孩子都能够圆自己的大学梦。


  最近一段时间,韩城市民政局和韩城市慈善协会,正在对贫困大学生进行摸底调查。韩城市板桥乡的这户人家,住在煤矿的采空区,家里的房子都已经裂缝、渗水,父亲高青柏的一条腿高位截肢,不能干重活,今年家里的女儿考上了郑州大学,还有一个儿子读小学。爷爷奶奶也年迈多病,目前,女儿的学费,是全家人最发愁的事情。


  这个女孩叫陈欣荣,家住韩城市西庄镇,今年考入了吉林大学,她的父亲已经过世多年,只剩她和母亲相依为命,这个一贫如洗的家庭,就靠母亲种地、打零工维持生活,女儿上学的学费对母亲而言是一笔天文数字。


  陈欣荣的母亲陈仙芝:我苦了这些年,终于孩子有出息了。录取通知书下来,我有负担了,我又心思重重了。晚上夜夜睡不着觉。因为那么多钱嘛,对我来说是一个很大的数目。


  在调查摸底中,当地民政部门走访了多个像高青柏、陈仙芝这样的家庭,那么当地民政部门对这些困难家庭的贫困大学生有哪些救助计划呢?


  陕西省韩城市民政局局长张永强:韩城市目前就是从民政部门救助的对象,目前确定了35名本科生和10名专科生,准备予以救助,但是这个救助的能力、范围还远远不够。


  陕西省韩城市慈善协会会长谢桂云:从我们的摸底情况看,咱们现在还好多的学生家里特贫困,就我们帮助进行解决不够,还需要社会再动员社会其他的力量,再给予资助。


  在采访中,“懂事、上进、肯吃苦”是这些家境贫困的孩子们留给我们共同的印象。


  陕西省韩城市高考毕业生高怡红:我的梦想是让全家人过得好好的,让我成为全家人的骄傲。


  陕西省韩城市高考毕业生师博达:我的心愿就是减少父母的辛苦,让父母生活的更好一些。


  陕西省韩城市高考毕业生强琨:我的梦想是,毕业后自主创业,成为一名成功的企业家,为社会创造更多的财富,回报父母,回报所有关心我的人。


  【半小时观察】坚韧付出 改写命运


  无论马翠玲还是段明君,在她们的成长和求学过程中,都承受了家庭变故和经济困难等各种压力,但是她们在用自己的坚韧和付出,努力改变现状。采访中这些家庭经济困难的孩子们告诉记者,“改变自己和家人的命运”、“为父母争气”是让他们一天天坚持下来的信念。这些孩子们懂事、上进、能吃苦、有担当,让人感动,但是看着他们过早地承受一些痛苦和磨难,又让人心疼。现在,他们的前途和未来正面临现实的困难,需要更多的人能伸出援手。我们的屏幕上是他们的相关联系方式,如果您希望帮助他们,请与他们取得联系。您的爱心与付出,或许会给他们的人生带来很多改变。

  联系方式:

  马翠玲:152 8946 3056

  段明君:183 2930 6787



 温馨提示:中国梦发布此信息目的在于传播更多信息,与本网站立场无关。中国梦不保证该信息(包括但不限于文字、数据及图表)全部或者部分内容的准确性、真实性、完整性、有效性、及时性、原创性等。相关信息并未经过本网站证实,如有侵权行为请来信告知.

 

相关评论
友情链接
hao123上网导航 | 2016年今世缘等着我 | 等着我寻亲2016全集 | 今世缘等着我近一期 | 等着我2016 | 今世缘等着我 | 今世缘等着我2016全集 | 今世缘等着我最近一期 |
粤ICP备16004293号-5 - 电脑版 - 手机版